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上海金冠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1-56874279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汽车金融紧急融资200亿元 厂商系、银行系、互联网系 谁能熬过寒冬?

发布日期:2020-03-20 来源: 互联网


“车企和经销商的复工率很低,生产、营销、销售等活动都严重受阻,居民的线下活动也受限,销量断崖式下滑。”一位互联网汽车金融平台的人告诉消金界。

2019年对汽车行业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但业内人士普遍预计,经过2019年的深度调整,2020年汽车行业会整体趋稳。

据消金界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2020年新发行的汽车金融ABS以及金融债券,已经将近200亿元。

消金界发现,在资金压力、销售下滑、资产变差之下,汽车金融行业内部悄然加速分化——银行系、厂商系与互联网系格局,会不会重新洗牌?

先看一组汽车协会的数据,仅2020年1月,汽车产销量分别环比下降33.5%和27.0%,同比分别下降24.6%和18.0%。

疫情最严重的湖北,汽车产量约占全国的8%-9%,疫情比较严重的广东、浙江也是汽车工业大省。

无论是产量还是销量,短期内都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不仅如此,抗击疫情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收入,购车需求会进一步降低。

对于新冠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有分析师认为,疫情过去之后,被压抑的购车需求会出现一波报复性的增长,但也有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表示,汽车行业并没有真正从低谷中走出来,如果消费者收入受到冲击太大,消费能力没法短时间恢复,那么对汽车的需求也就不会那么快回归,2020年全年的走势也就没那么乐观。

一位从业者告诉消金界,最直接的肯定是销量的下滑,业务量减少,本来竞争就激烈,现在获客就更难了。其次就是资产质量下降,疫情波及到各行各业,收入下滑肯定会影响客户的还款能力,逾期和不良率都会上升。

在汽车金融行业里,厂商系的汽车金融公司,背靠厂商有产品和渠道优势。银行因为是资金大户,汽车金融业务则有贷款利率上的优势,而互联网汽车金融公司则有获客的优势,通过“以租代购”的模式,也分得了一杯羹。

无论是厂商系、银行系还是互联网系的汽车金融公司,在业务上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各有各的发展模式。

据消金界统计,2019年,汽车金融公司发行ABS排名前六的是宝马汽车金融、上汽通用汽车金融、东风日产汽车金融、奇瑞徽银汽车金融、吉致汽车金融、天津长城滨银汽车金融。

其中,宝马汽车金融发行总额为215亿元,上汽通用汽车金融为200亿元,东风日产汽车金融150.9亿元。

而2020年初,宝马金融、上汽通用汽车金融、东风日产汽车金融、长城滨银汽车金融纷纷发行了ABS和金融债。

消金界注意到,上述提到的汽车金融ABS以及金融债,用途就是偿还发行人在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目前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融资渠道还是很多的,包括发行ABS以及金融债,银行借款以及股东存款。

但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表示,汽车金融公司的负债存在期限错配的问题,需要常规化的发行ABS和金融债来调节流动性。

现在来看,汽车销量断崖式的下滑,会造成基础资产数量的降低,如果汽车金融公司,没有足够多、足够好的基础资产来发行新的ABS,到时候资金压力一定会很大。

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因为有渠道优势,客户一般比较优质,逾期率和不良都很低。而对银行系汽车金融业务来说,资产质量下降的影响就要大的多。

以平安租赁的汽车融资租赁业务为例,平安租赁新车和二手车业务量差不多对半开,新车业务主要集中在中低端车型和国内自主品牌的车辆。

从其历史数据来看,新车36个月预期累计违约率为5.03%,回收率为65.86%,二手车36个月预期累计违约率为5.69%,回收率为66%。

平安银行自己的汽车金融业务也是如此,面对新车销量整体放缓的趋势,2019年平安银行开始大力推进二手车业务的发展。

不过,受冲击最大的应该还是互联网汽车金融公司,它们既没有厂商背景,也没有银行资金优势。

近日有媒体报道,因为经营压力较大,优信、瓜子等二手车平台,已经宣布对部分员工降薪。

汽车行业自身的周期,叠加新冠疫情的影响,加剧了汽车金融行业内部的分化,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很可能带来行业的重新洗牌。

正如前面提到的,汽车行业和汽车金融行业的困难,不是因为新冠疫情的发生才开始的,其实从2018年开始,汽车行业的需求就已经受到了经济下行压力的冲击。

就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来说,除了做自己品牌的汽车,还在试图参与其他品牌的新车业务和二手车业务。

在业务模式上,监管已经允许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开展租赁业务,很多公司将之视为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

当初互联网汽车金融公司就是抓住了二手车的市场空白,才得以快速崛起;如今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也要下沉,又碰上疫情打乱了互联网系的扩张步伐,能否“逆行”抢回当初错失的窗口期?

一位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表示,他并不看好厂商系汽车金融公司的这一探索,有“路径依赖”不说,其他品牌的新车业务充满了竞争,二手车也不是他们的强项,都不好做。

如今,银行系和互联网系的汽车金融平台,也在拓展新的业务模式,都提到要将业务覆盖到汽车消费生命的全周期,包括用户学车、购车、用车、护车、换车的各个阶段,以此来抢占市场。

从产业经济的规律看,这客观上加速了汽车金融行业的创新,倒逼竞争者更精细化地运营。

说到底,疫情的影响总会过去,刚需在那儿,汽车金融行业的蛋糕还在那儿,就看谁能熬得过寒冬了。是创新灵活的互联网系,还是资金充裕的银行系,还是渠道丰富的厂商系?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