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上海金冠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1-56874279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文物中的历史」古画里的春天

发布日期:2020-03-17 来源: 互联网


草长莺飞的春天,卸下沉重的冬装,人们总想尽情地拥抱春天。今天,我们不妨通过古画中的笔墨,穿越时空去欣赏“住在古画里的春天”。

《雍正十二月行乐图》是清朝宫廷画家郎世宁所创作的一组表现雍正皇帝日常生活的作品,按春、夏、秋、冬四季12个月的顺序排列。分别为“正月观灯”“二月踏青”“三月赏桃”“四月流觞”“五月竞舟”“六月纳凉”“七月乞巧”“八月赏月”“九月赏菊”“十月画像”“十一月参禅”和“腊月赏雪”。

其中,“二月踏青”描绘的是雍正皇帝在圆明园游春的场景。画中描述对应的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杏花春馆。本景建自康熙年间,初称菜圃,后亦总称春雨轩。雍正时期被称为杏花村。馆舍东西两面临湖,西院有杏花村,馆前有菜圃。仿乡村景色而建,后进行大规模增建,景色更为精致。画面富丽堂皇,气象森严,体现出有别于民间赏春、游春的宫廷生活,是清代院画风格的折射。

唐朝张萱所作《虢国夫人游春图》,描绘的是天宝十一年春,虢国夫人及其眷从盛装出游的情形。

全画描写八骑马、九人在春光中出游的情景。前面三骑与后面三骑是侍从、侍女和保姆,中间并行的两骑为秦国夫人与虢国夫人(也有人认为是韩国夫人与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居右上首,面向虢国夫人,在述说着什么。

虢国夫人仪态端庄,悠然自若。由于全画的主旨是游春,构图的处理是疏朗而又气脉连贯,节奏颇轻松。前边三骑空疏些,后面五骑紧密些,层次与错落十分自然,毫无促迫感,但并不零散。人和马的动势都不大,从容潇洒,却同时又保持着某种庄重感,这正和游春主题相谐,又符合特定主人公的身份。为了突出人物,画家不作具体的背景,只以湮润的笔点染出路上蒙茸茸的草色,使人似乎领略到春日郊外的清新和空阔。

这一作品的线描以圆润细劲为特色,在力量中又透着妩媚。一般比较工细的唐画多施以空实而精练的铁线,有的流动,有的沉滞,有的古朴。画家不著背景,只以湿笔点出斑斑草色以突出人物,意境清新。画面上洋溢着雍容、自信、乐观的盛唐风貌和春日情致。

《游春图》是隋代画家展子虔所作,书画文物界认为这是展子虔留存于今的唯一真迹,该画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古语云,“纸一千,绢八百”,作为绢本绘画的《游春图》,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可见其珍贵程度,将其视为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毫不为过。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每当春意萌发,春光四溢之际,携春而户外踏青,成为唐人娱乐生活中的惯常之举。其喧嚣的景况,为盛唐的社会平添了无限风光。游春踏青,是清明时节的重要习俗之一,也是中国古代绘画中最为重要的表现题材之一。而作为我国最早的山水画之一展子虔《游春图》,描绘的就是春天的景色,从那时起,山水画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种,《游春图》也成了青绿山水的开山之作。

人们在明媚的春光下骑马、乘舟春游的怡然情景如在眼前。《游春图》中层峦叠嶂的山石以匀整婉转的细线勾勒,以石青、石绿沿山体的边线填色并以泥金晕染山脚,浓重的青绿色彩作为全画主调,既再现了春天自然景致的色彩特征,也与图中以红色、白色勾描的建筑物、人物、云朵及马匹等相互辉映,使作品勃发出盎然春意。

《山径春行图》是南宋画家马远的作品。春天的江南,云淡风轻,一名高士外出春游,享受着“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的春景。高士的衣袖触动了野花,野花轻扬飞舞,惊动了原本在鸣唱的鸟儿,这显示出画中的诗情是由南宋宁宗杨皇后的题诗转化而来。

画家着墨不多,而以巧心的布局、丰富的线条、如轻烟熏染般的淡墨,将春山的润泽与春光中人物陶然的情态优雅呈现。

《春游晚归图》由明朝画家戴进创作,描绘了一名士人正在敲门,庭院里有个仆人提着灯笼前来应门的情景。

这幅画的笔墨多取法自南宋时代的马远、夏圭一派,但画家继承古人传统,又不为成法所拘,能够发展变化,自出新意。此画笔墨灵活而变化多端,奔放中不失法度,严谨中又具俊逸格调,是戴进的代表作之一。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