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上海金冠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1-56874279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两年后又“重操旧业”华软科技金融科技转型最终落败

发布日期:2020-03-22 来源: 互联网


近几年,“金融科技”成为“香饽饽”。不少传统企业的发展在遇到瓶颈时,往往把“金融科技”作为新的增长点,以增强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这其中不乏一些上市公司。

华软科技(原名“天马精化”,证券代码:002453)原本是做传统精细化工业务,2017年很大一部分业务已转型为金融科技。

2019年,在金融科技监管趋严、行业已进入下半场的情况下,转型而来的华软科技又开始“抛售”金融科技业务。

对此,华软科技回应《华夏时报》记者称,“我们现在是年报的窗口期,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

2019年度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华软科技营业总收入26.50亿元,同比增加28.61%;营业利润亏损2.11亿元,同比下降597.5%;净利润亏损2.55亿元,同比下降1141.57%。而2017年和2018年均处于盈利状态。

公司名称“华软科技”的由来比较“曲折”。从时间线上来看,苏州天马精化于1993年成立,2010年在深圳交易所上市,2016年被华软控股战略收购,2018年6月底,正式更名为“华软科技”。目前,华软科技的总市值为29.25亿元。

业务如其名。2017年9月6日,华软科技以1亿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华软金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软金科”),称这是“根据发展转型战略需要,抓住金融科技发展机遇”。目的是为供应链、租赁、保理和相关金融企业开发信息系统,提供基于IT技术的数据和产品等,是华软科技未来的金融科技业务平台。

2017年10月21日,华软金科完成对北京银港科技有限公司(现已更名“北京华软金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华软金科”)的全资收购,交易价格为3.3亿元。根据出售方做出的业绩承诺,2017年和2018年的业绩均已超过预期。2018年1月22日,华软金科增资北京华软金科,由2000万元增至5000万元。

此时,华软科技的业务主要覆盖金融科技领域、供应链管理、精细化工产品等领域。2017年,华软科的技金融科技业务录得营业收入0.87亿元,占当年总营业收入的5.91%;2018年录得营业收入1.4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为6.98%,比上年提高1.07个百分点,实现营业利润0.28亿元。

营收的快速增长和其在金融科技领域“攻城略地”不无关系。2018年,华软科技战略投资了多家企业,继续扩大金融科技业务版图。2月,宣布以2亿元战略投资上海银嘉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嘉银金服”),持股10%;4月,战略控股倍升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5月,全资收购山东普元数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6月,收购上海鼎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而且,2018年华软科技的研发费用同比增加60.39%,主要用于金融科技的技术研发,研发人员数量、研发投入金额同比分别增长192.93%、144.03%。

在积极扩大金融科技版图的同时,华软科技也在剥离传统造纸化学品业务。2018年9月,华软科技出售纳百园化工100%股权、润港化工100%股权、天安化工87.43%股权。

这些积累为华软科技的金融科技战略发展奠定了基础,也足以彰显出华软科技转型的决心。但目前来看,华软科技的金融科技业务发展并不乐观。

2019年对于金融科技公司来说是较为严峻的一年,整个行业面临强监管。在华软科技身上也体现了出来。

2019年12月,华软科技先后出售了两家金融科技公司。华软科技发布公告称,将持有的银嘉金服10%的股权转让给银希投资和永银投资,转让金额20952万元。交易完成后,银嘉金服的股权仍回到原股东银希投资和永银投资的手中。目前,工商信息尚未变更。

公告显示,银嘉金服的交易估值为20亿元。其旗下全资子公司付临门拥有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银行卡收单(除安徽、青海、四川以外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前几日,付临门因未按规定进行收单银行结算账户管理被中国人民银行重庆分行处于9万元罚款。付临门曾多次收到央行罚单,罚款金额较高的一次是在2018年7月,付临门因违反多条规定,被央行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47.33万元,并处罚款744.95万元,合计处罚金额892.28万元。

另外,最新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银嘉金服的净利润为1.95亿元,2018年全年为2.25亿元,未达预期。原股东曾承诺,在2018、2019、 2020年三年银嘉金服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6亿元、3.2亿元、4.0亿元。

对于本次交易的目的,华软科技在公告中表示:“本次交易有利于公司更好聚焦主业、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 符合公司长远发展规划及全体股东和公司利益。”

如果这次交易,还不能体现出华软科技准备抛弃金融科技业务的决心,那么华软金科的出售就已经很明显了,已于2020年1月完成工商变更。华软科技明确表示,本次对外出售华软金科100%股权,主要基于战略方向聚焦,公司未来将重点发展精细化工及供应链管理业务。并表示,华软金科及其下属子公司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核算。

华软科技以投资华软金科作为布局金融科技业务的出发点,同时也以出售华软金科作为终点。华软科技曾通过华软金科并购了不少公司。自此,上市公司华软科技的金融科技梦落幕。

实际上,早在2019年7月,华软科技就有了退出金融科技业务的征兆。天眼查变更信息显示,2019年7月1日,华软科技的原法定代表人、负责人、首席代表、合伙事务执行人王广宇退出,由沈明宏接任。

王广宇于2016年8月成为华软科技的法定代表人。易主后,华软科技不断推进金融科技转型,大举并购,将银嘉金服、北京华软金科等多家公司收入囊中。他曾在英诺科技和长天集团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也任职多年,同时也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沈明宏则历任安徽省证券公司证券发行部项目经理,深圳桑夏计算机与人工智能开发公司总经理助理,国家科学技术部高技术中心成果转化处处长,北京高国科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中泽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

华软科技内部员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9年三季度净利润的下滑和内部出现人员变动、业务变动有关。且目前金融科技业务部分已经出售,开始回归化工行业。“科技实控人这边一直是传统行业的,所以对他来说有连贯性吧。”

2019年,华软科技的业绩再次下滑,甚至亏损。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其营业利润亏损2.11亿元,同比下降597.5%;净利润亏损2.55亿元,同比下降1141.57%。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比下滑50.13%,但仍在盈利。看来,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以及出售金融科技公司对华软科技的影响不小。

财报称,华软科技营业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对商誉、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存货等相关资产进行减值测试,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受国家持续加大安全环保治理力度和下游造纸行业整体市 场萎缩等经济下行压力影响,其下属从事造纸化学品生产的子公司部分生产设施产能利用严重不足,销售订单萎缩,导致经营亏损加大。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