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您好! 欢迎来到上海金冠建材有限公司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21-56874279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梅溪湖“小学生”大闹歌手小学》系列之小傻子上网课(纯娱乐)

发布日期:2020-04-01 来源: 互联网


这个故事还得从上海说起,有一群“小学生”,他们分别叫蔡程昱、高天鹤、仝卓和鞠红川,不管到哪里,他们都称自己为小学生。

也许这样说话会让别人对他们放松警惕,毕竟说真话容易被拉回原来的学校继续教育,所以他们选择了“说谎”,其实他们还在上幼儿园!

因为这4个声称自己是“小学生”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一直生活在一个异次元空间,在那里只有一所学校,叫“梅溪湖幼儿园”,那里一直住着36个孩子,而且一直都没有人离开,也没有新人加入。虽然那里无忧无虑,但是当蔡程昱、阿云嘎、郑云龙和鞠红川去年有幸到人间走一遭,冒充小学生插班到“歌手小学”2019届,而且在激烈的毕业答辩差点得全班第一名。

尝到甜头后,蔡程昱总是在夜里做梦幻想还有这么一天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毕竟幼儿园再好玩,也没有人间好玩,当跟人间那么多观众挥舞双手时,被别人叫“王子”是多么一件梦幻的事情。

想着想着,此时蔡程昱的“兄兄”鞠红川就想把蔡程昱叫醒,虽然一遍一遍地叫“傻子”,但是蔡程昱好像一直都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游走,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

原来鞠红川叫蔡程昱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的,毕竟鞠红川是梅溪湖幼儿园的班长,负责对外社交,也负责管理其他弟弟们的日常起居、把屎把尿和哄逗吹捧,有的时候还要代理任课老师上和声课。

原来“梅溪湖幼儿园”的教学任务就2个,1个是让自己哭,另一个是让别人哭。和声课就是让梅溪湖幼儿园的孩子们在哇哇小叫和哇哇大叫之间游刃有余地进行,哭得响、哭得齐和哭得稳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幼儿园每天都要上和声课。在孩子们上课时,经常有一些孩子听到和声时,总是会泪流满面。

作为一个孩子聚集地,恶作剧总是经常发生。梅溪湖的面孔都已经非常熟了,搞哭他们已经渐渐没有意思了,所以把哭声带到人间绝对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去年蔡程昱、鞠红川、阿云嘎和郑云龙已经尝过了甜头,把在梅溪湖幼儿园学到的本领牛刀小试了一下,竟然收获颇丰。所以今年“兄兄”鞠红川决定让蔡程昱再去“歌手小学”2020届做个暗访,看看今年的行情如何?如果可以,到时候再去恶作剧一波,毕竟在幼儿园孩子的心里,听到别人哭比自己哭还要高兴。

因为蔡程昱是个小傻子,稍微忽悠一下就听话了,虽然蔡程昱住在离长沙有1000多公里的上海。

从上海到长沙好远呀!此时小傻子心里却从不会考虑这些事,因为他只记得要去“歌手小学”让别人哭这件事。刚坐上顺风车的蔡程昱,突然发现在同一个幼儿园的周深怎么也上了车?

此时蔡程昱心里是1万个问号,他内心在思考“周深不是刚隔离14天结束,这么快就要出去,要去哪里?他平时好像很忙的样子,趁此机会要好好看他去哪里!”

所以一路上,蔡程昱就把去“歌手小学”的任务就放了一放,先跟着周深走一遭。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蔡程昱傻眼了,周深竟然在上“歌手小学”2020届的网课!

得来全不费工夫,现在已经不用去长沙了,蔡程昱在上海就可以完成鞠红川交代的任务。同时为了体验一下网课的好感,蔡程昱决定求周深带他一起飞!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他们用同一个耳机上网课的习惯。也许是蔡程昱把傻劲儿带给了周深,有2副耳机,他们偏偏交叉着用。

“兄兄”鞠红川交代的任务完成了吗?他们能否再次伪装成小学生进入“歌手小学”呢?且听下回分解。

这样的行文方式是我新的突破,看看我的读者们能否接受得了。如果反响一般,我就停止更新或只在微信公众号(次音光)里更新了。

为了热烈庆祝“声入人心男团”与周深在《歌手2020》顺利会师,特为大家奉上正经专题文章和虚构系列文章,此为虚构系列文章的第1篇,如果有兴趣,大家也可以回看之前的文章(微信关注次音光,有惊喜)。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